武汉长江网:凡人生活从苦到甜_ ### _ ### _ ###

1978年我13岁,正是豆蔻年华。3岁至10岁时,由于种种原因,母亲带我们兄妹三人到父亲的舅舅家落户,月光爱人之美人鱼。舅爷家地处河南省陕县与陕西省潼关交界处,是一个贫瘠、偏僻的小山村。我们住的是天井窑院,常年吃棒子面等粗粮。我上小学要经过村西边的一条土路,如果赶上下雨,土路就泥泞得没法走了。35年后的我,在北京考了驾照,有了私家车。当第一次驾车途经天安门广场时,我心潮起伏,想起小时候在故乡的土路上望眼欲穿为看一辆车的情景真是百感交集……

1990年,我和在大连上军校的男朋友正热恋。他一周至少写一封信,已成了我们之间不成文的约定。突然有一周,我没有收到他的信。担心出现意外,我立即向领导请假,从郊区坐上公交车到市中心电话厅。

从购物中暑到网购

丰台区某事业单位职员 王燕飞/文

从等信件到视频通话

  北京晨报记者 张璐/整理

从走土路到开私家车

电话厅人很多,要先排队,然后就等着电子屏上的显示去接电话。最终我等了几个小时才等到他的电话。但也因此错过了最后一班公交车,只好到妹妹单位宿舍借宿一晚。想想现在的异地恋,不需要写信,不需要等待。想打电话,想视频通话,是分分秒秒都能解决的事。

作为改革开放的亲历者,我觉得特别幸运。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让我这般小人物的生活从苦到甜,从贫穷到小康,不论到哪里,我都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而由衷自豪!

临近中午,我竟然中暑晕了过去。休息之后,母亲下狠心,花了半个月工资26元买了一条土黄色真丝连衣裙,但颜色和款式我都不太满意。如今别说买条裙子,要啥衣服都有多种选择。网上商城、各大商场或附近服装店,各种款式、颜色、面料的服装应有尽有。商场硬件设施软件服务也都今非昔比,顾客再也不会冻着或中暑了。

1983年夏天,18岁的我参加完高考。母亲为奖励我,从郊区家里早早出发,带我到市里买衣服。那时的商场没有空调,好一点的商家有几台风扇有气无力地转着。我们进东家出西家,转了一上午一无所获。那时的服装款式少,颜色单一,我又特别瘦,想买件合适又漂亮的衣服真的很难。